疫情爆发带来的经济影响仍在持续蔓延,上半年国内各行各业都是“哀嚎声”一片,就连顺势而上的生物制药行业,风口过后似乎也陷入了“艰难期”。

5月5日,有自称是科兴中维员工在北京市公共法律服务网上留言,称科兴中维为了降低赔偿金额,恶意扣押员工2021年年终奖,恶意减少辞退赔偿金。该消息一出不禁让市场大跌眼镜。

要知道该员工所在的科兴,正是借着新冠东风,a股横空出世的最大“黑马”。 2021年,科兴实现营收193.75亿美元(约合1280亿元),其中大部分营收来自于新冠疫苗。如果裁员信息是真,在营业收入飞速增长的情况下大批遣散员工,科兴是觉得收获期已经过去了吗?

正在缩减的国内生产线

作为“一次性消费品”,疫苗并不会像口罩和核酸检测一样每天都有需要,复购性较差。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国内疫苗接种率已高达85%以上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完成接种,新冠疫苗产能远大于需求。

据被裁员工透露,今年以来,科兴中维总共裁了将近一千人,基本都是生产线员工,其中,配比、分装、包装是裁员的重灾区。

公开信息显示,科兴中维共有3个原液车间和3个制剂车间,共同组成了科兴中维强大的产业基地。自2020年3月29日新冠疫苗生产车间(一期)正式启动建设,到2021年4月1日原液车间(三期)正式投产,科兴中维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实现了新冠疫苗年产能20亿剂的目标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对生产线人员大幅裁减的同时,科兴中维只有新冠疫苗原液三期还在运转,原液一期、二期停了。多位被裁员工表示,“一期(产能)没有二、三期大,二、三期是需求增加后扩建的。”

面对国内市场需求萎缩的事实,科兴便只能开始不断开拓国外市场,近日,智利科兴疫苗工厂已正式开工。但目前企业获批国家多数为低收入国家,受群众接种意识、支付水平等限制因素可能成为接种率上升的瓶颈,是否能靠出口稳住营收,仍不好说。

科兴的争议之途

可以肯定地是,科兴的成功,首先要归因于它选择了灭活技术路线。

灭活疫苗最传统和常用的疫苗制备技术,科兴在制备灭活病毒疫苗的基础也比较好,曾先后研制出全球第一支sars冠状病毒灭活疫苗(完成i期临床研究)、中国第一支大流行流感(h5n1)疫苗以及全球第一支甲型h1n1流感疫苗。

灭活技术成就了科兴的业绩,但也在限制了科兴的效力,为其招惹了很多争议。

此前,智利的一项研究发现,当第一剂接种完成后,在接种第一剂与第二剂间隔的28天内,保护力仅3%。也就说,在这一阶段,疫苗几乎没有保护效力。接种第二剂疫苗2周后,疫苗保护接种者的有效性提高为56.5%;而在2周内则为27.7%。

如今,新冠病毒依然在不断变异,奥密克戎变异新冠病毒进化出ba.1、ba.2、ba.4、ba.5、ba.2.12.1等多种亚型,此前的疫苗保护效力又降低到了什么程度,科兴始终没有勇气给出答案。

5月18日上海疫情发布会上,上海海关副关长柳波表示,“上海将开通‘绿色通道’,对新冠疫苗、治疗药物及其他防疫物资,加快办理卫生检疫审批等手续。”

2022年4月,康希诺(上海)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斯微(上海)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发的新冠mrna疫苗先后获国家药监局批准,进入临床试验阶段。国药中生复诺健开发的mrna疫苗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,其产业化基地在上海嘉定区。此外,复星医药与德国biontech合作引进的“复必泰”疫苗已完成国内临床研究,等待批复,其位于上海金山的研发中心以及位于上海浦东的冷库均已经复工。

目前,这4款疫苗都得到了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应急科技攻关项目的支持。有着利好政策的加持,未来国内mrna疫苗蓬勃发展的态势几乎可以预见,相比之下,科兴的灭活之路也许会更难走。

参考资料:

【1】科兴生物转向:收缩国内新冠疫苗产能 加大力度拓展国际市场.21世纪经济报道.2022.5.18

【2】科兴,成也灭活.钛媒体.2022.5.17

【3】上海海关将加快审批新冠疫苗等防疫物资 在沪企业mrna疫苗研发提速.财新网.2022.5.18

【4】去年净赚933亿元!这家公司却陷入恶意扣押年终奖舆论风波.上海证券报.2022.5.11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