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24日,民宿平台airbnb爱彼迎宣布关闭中国大陆本土业务。这对房东们来说意味着什么?

重庆地区最早一批入驻“airbnb爱彼迎”的房东、媒体人乔伊在渝北区有两套房源,都挂在爱彼迎上。她分享了在爱彼迎当房东的经历,以下是乔伊的采访自述。

成为重庆地区最早一批airbnb房东

我第一次接触airbnb是2015年2月。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旅行时,正好遇到“白夜节”,98%酒店都被订完,面临着无房可住的窘境。经过朋友推荐,才知道有airbnb这样的民宿预订平台。于是连夜下载了app,发出入住申请,预订到一个每晚30美元的民宿。我坐着火车,前往墨尔本郊外一个小别墅,入住女主人第二层的卧室。

那个卧室,我至今记得它的结构,不大,但很温馨,铺着碎花床罩,散发着香氛。第二天一早,和女主人帅气又温柔的哥哥一起共进早餐,临走时他还问要不要带一块他自己做的点心。

把闲置的房间挂出来,与其他旅行者分享自己的家和自己的故事,还能有额外收入。这样的形式超棒!我也可以这样做!

于是回到家后,我立即就把自己在重庆市渝北区松牌路92号拿铁城小区套内70平方米的小居室挂在了airbnb上,成为了重庆地区最早一批airbnb房东。那一年,也是airbnb正式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的第一年。

我花了三天三夜,把杂乱的房间收拾和布置出来,开始接待来自各地、各国的客人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房源排名都靠前,打开鸭脖足球竞猜首页就能看到。

在这里,我遇见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。第一拨客人是从北京来重庆旅游的圆圆一家三口,他们对设施设备还未完善的房间给予了肯定,鼓励我继续做下去。

有的客人走之前给我留了小礼物,有的写了很多温暖话语的卡片,还有自己的照片!真是很可爱!我跟有的客人成为了朋友,来自武汉的音乐老师夏莉,热情大方,我们一见如故,一起唱歌,一起吃江湖菜。分别时难分难舍。有一次我到武汉,她还带我到处逛逛吃吃。在墨西哥城旅行时,也联系了曾经的房客璇,她带着我去找当地好喝的普奎酒,一起喝醉。

入住客人中也有外国朋友,有来自美国的伊安,听他在阳台抱着吉他自弹自唱;有来自哥伦比亚的露娜,我还请她吃了重庆火锅!

我会精心收拾自己的房间,在客厅放上自制的“城市指南”类的小册子以及一些小点心,热情地为第一次来重庆的客人们推荐好玩的、好吃的。因为住客打分比较高,我连续多年还被评为“超赞房东”,每年能收到100美元的旅行代金券——在我作为游客旅行入住airbnb时使用。

当然,这期间,也遇到过素质不高的客人,在家里开了派对后弄得一团糟,也未做清洁,但更多遇到的,是友善又礼貌的朋友们。

airbnb是一个结识新朋友的平台

对我而言,airbnb是一个结识新朋友,增加新的生活方式的平台。至于收入,那是额外奖励—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每个月房间最多能订出去20多天,以每晚200多元的定价来说,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。

我是房东,同时也是客人。在外旅行玩时,有时也会选择airbnb入住——在阿塞拜疆的巴库,房东邀约我一起去看f1,一起做各自的拿手菜分享;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,听艺术家房东弹奏钢琴,介绍他的插画作品;在秘鲁的库斯科古城,和可爱的房东夫妇成为了朋友,分别时大家都忍不住哭了。

浓浓人情味的爱彼迎离开是必然

2017年3月,airbnb官宣了自己的品牌中文名“爱彼迎”,此后几年,应该是爱彼迎飞速发展的阶段,重庆地区的房源从最初一百多家增加到上千家,但我感觉却和它生疏了许多。越来越多房东似乎只是把它作为收入的来源,或者是一份工作,已失去了原本“分享”的意义。

国内越来越多的民宿、短租平台涌现,也出现了更多职业房东。他们挂在网上的房源,并非是自己的家,而是租来的房子,出现各种管理混乱的现象,给客人的体验感也有所下降。

“民宿”这个词已经变味。

渐渐的,越来越多前来入住的客人,目的并非是为了体验别人的家,更多只是简单的问好和入住咨询,没有更深入希望交流的意愿。

特别是疫情来临后,更是基本上就没有客人了,今年初,我干脆把app也卸载了。对我来说,airbnb时代已经提前结束。

2022年5月24日一大早,我看到airbnb爱彼迎的官方公众号上发表的这封公开信,“面对疫情挑战,我们迁思回虑,做出这个艰难决定:爱彼迎中国将固本培元,聚焦出境游业务,即自2022年7月30日起,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、体验及相关预订。”

当时我百感交集,这在意料之中,也在意料之外。当“分享式住宿”渐行渐远,那个熟悉的、带着浓浓人情味的airbnb爱彼迎离开是必然的事情。

新闻纵深

国内平台忙着“接盘”

在爱彼迎宣布关闭中国大陆本土业务后,爱彼迎的这些竞争对手紧接着推出了相关房东助力计划。

途家民宿有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爱彼迎退出中国境内游市场,其线上不少房东将面临无法接受预订的影响,特别是一些新上线、自主经营、依靠单一平台的房东受影响最大。为此,途家已开通“绿色审核通道”,成立了一支专门的商服,负责与爱彼迎房东沟通,点对点协助其上线的相关事宜。同时,途家即将推出“一键上线”等快速上线功能,并配备专门的民宿运营专家帮助爱彼迎房东。

美团民宿则发布了《致民宿房东伙伴们的一封信》,在表达了遗憾后,推出新房东助力计划。

飞猪民宿、小猪民宿推出房东专属绿色服务通道、房源同步发布、新房东入驻扶持计划等系列举措,帮助房东继续经营。

为了让平台上房东能实现顺利过渡,爱彼迎同时表示,将为(中国)房东和体验达人,免除5月24日至7月29日期间所有境内游订单的服务费,并提供一系列支持服务。

民宿仍是门好生意

疫情袭来的前三年是国内民宿行业呈现井喷式发展期。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数据显示,从2016年至2019年,中国在线民宿房源数量从59.2万增长至134.1万,民宿在线成交额从43.2亿元猛增至209.4亿元。

但遭遇疫情之后,行业数次遇到寒冷与冰冻,甚至遇到生存危机。从未来长远角度看,后疫情时代,整个民宿行业市场前景仍值得期待。

智研咨询在最新发布的《2022-2028年中国住宿服务行业市场供需形势分析及投资前景评估报告》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2020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规模开始大幅下滑,2021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规模同比继续减少,但长期市场来看,中国共享住宿行业将恢复增长。

《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 2020―2025年》预计,未来我国短途旅游年接待游客人数将超过40亿人次,经营收入将超过1.2万亿元。所以,民宿业未来供需两端的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。(重庆商报-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)

推荐内容